3个月前 (10-12)  编剧艺术 |   抢沙发  243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4.0

写对白并不容易、简单,写得好,要下很大的功夫。现介绍写电影电视剧本对白的几个原则:

一、语求肖似

1、戏剧人物性格鲜明,说话应有鲜明的特色

试看,不同年龄,不同身分,不同出身,不同爱好的人,都有他们各自的思想、性格、品质。风貌。

设计角色说话时,必先再三认识“他”的身分、性格、特点。年纪大的,说话多老成;“他”身为一家之主,说话多严肃;“他”出身书香世代,说话多文雅;“他”爱好挣面子,说话得体点吧!

我们还要注意“他”处于什么时代,在民初、在现代、在古代;老成、严肃、文雅、得体都有各时代不同的表达词藻,不同的说话方式。每个人说话都有他个人的特色,生活上多加观察,大家可以体会得到。

2、说话要看对象

“他”对后辈的说话,往往以长辈的语调作教训;对方是平辈的时候,话也会减去直接教训的态度,以规劝的方式进行了。如果对方时“他”的长辈,同一意思的说话,会变得谦卑有礼,可能更加间接的规劝,十分含蓄的进谏了。同一件事,同一番说话,不同的对象,便大大的不同。

3、说话也看处境

说话的环境影响一切,公堂上、法庭上的说话,影响对原告被告的裁判,说话态度是谨慎而理智的。只有“他”们两人共处一室,没有其他人在场时,私话与公堂上的话便截然不同的。同一意思,在不同处境,有不同的说法。
说话看时机,“他”处于急不容缓,千钧一发的时候,在发出最紧急的要求时与胜券在握,滋油淡定,十拿九稳时,怎可能相同呢?说话也看事态。“他”处于危急存亡,事情发展对“他”极之不利的时候,说话自然紧急、迫切。“他”处于有利地位,事情人急“他”不急,语态当会悠闲。谈一宗公事,说事实的会多,谈情说爱,说感情的话居多了。

故此,落笔写对白时,要仔细留心各种情况:时代、身份、性格、对象、处境、时机、事态。

4、古人对话的方式,只可以从古籍中获得资料

一般而言,写古装的话要注意:长幼尊卑的身分,这是古装剧对白一大特点。古代重男轻女,重文轻武,重老轻幼,尊君轻民,都是观众习惯了的情况,编剧要留意及遵守。

古装剧也注意古代说话的修辞及称呼。同一种事物称谓,古代与现代大大不同,现代人可能以外来语“拜拜”表示再见;古代人绝不会说“拜拜”,“再见”也似乎太现代了,可能说声“请”。现代人称“爹地”、“妈咪”,古代可能称“爹”、“娘”。凡此种种,都应多参考古代小说、武侠小说以吸收写古装剧的词藻。

5、写现代时装剧应该从生活中吸收对白的时代感资料

日常生活,要留心各种不同年纪、身分、教养、阶级的人,他们有组成说话的不同语法。年纪老的,所用词藻与青年已不相同了。年老的可能仍然称警察为“绿衣”,邮政局为“书信馆”,他们说话中要分长幼尊卑,限界分明;年青的,已不计较老嫩尊卑辈分的客套语了。

同一时代的人,也因长年居住的地方,接受不同文化而产生不同语法和词藻。例如在香港长大的人,与在大陆长大的人,对于某些事物谓,某些语法的运用,均大大不相同。即使同样香港长大,也因阶级不同而说不同语法和词藻。

世家子弟与市井之徒,说话怎可以一样呢?世家子弟多用有关系连接的说法;市井之徒,多用简单直接的说法。而受洋文化教育有点艺术修养的人,说话喜欢含蓄,带点幽默感,一句话可能有多层意思。手作仔、劳工阶层,说话总是直接简单。遇上复杂感情,或千头万绪的道理时,他们的语言变成不敷应用,拙于表达。

再者,现代各行各业都有惯用语。警察之间互相交谈,公事上有不同的代名词;商人之间谈生意,有行业的惯用语;黑社会里人物之间交谈,用很多“切口”(暗语),三教九流之中,暗语更多。编剧写到各种人物,各种阶层人物时,要亲身观察,深入认识他们,才可以写出肖似他们的对白。
留心聆听各类人物组织说话的方法:惯用的词藻。称呼,表达的范围、对象;抽取特点,从语言中才能恰如其分的刻划到人物的身分、教养的性格。

二、话中有剧 

生活中所说的话,所听的话实在很杂乱,戏剧中的对话不能杂乱,戏剧是浓缩的艺术嘛。戏剧中的对话主要有两大功能:

(A)描写人物的性格,

(B)推动剧情发展。

根据两大功能检查所写的对白,既可描划性格,亦可推动剧情,有“一石二鸟”的作用。只能满足其中一项功能,亦起了对白的作用;反之,若对白中没有上述功能,便大可以删除了。

人物性格之间产生矛盾,做成冲突之后,剧情便顺利发生。剧情发生之同时,直接、间接参与剧情的人物会有“反应”。这“反应”就诉之于戏剧动作和语言了。

故此,“活”的对白、富戏剧性的对白都是从戏剧冲突中迸发出来,是从人物心理抒发出来的。有此情,有些境,才有此“话”,有此“话”,就有此“答”

对答、说话、争辩、解释、调协、说明、责备等等语态,须带动剧情,把剧力(冲突)发展下去才算是戏剧的语言。

茫茫头绪,四处找寻写什么对白,是舍本逐末的办法。解决剧情应如何进展,如何使剧力上升,再契合人物性格,对白便油然而生。不必探索枯肠始可写好对白。
剧本对白的要点及技巧

三、语贵精炼

戏剧语言是表达人物性格的一种方法,观众从语言中感染人物的性格。编剧如何利用这个方法呢?这是思考及组织说话的问题。

上文所说,对白要视所讲人身分、教养、阶层等等而定。地位高、教养好、阶级尊贵的角色懂得运用词藻,组织语法,把复杂的内容简洁化、精炼化、含蓄化。然而地位、阶级、教养较次的人物语言就难于简洁化,精炼化,含蓄化吗?了解这问题,道德要明白戏剧语言简洁化、精炼化、含蓄化指的是什么。

对比日常生活的语言,生活中的语言是绝不简洁、精炼的(也许有时会含蓄)。戏剧把时间、空间都压缩了,只让观众看最有戏剧性的部分,也是最有趣的部分,故此,连带戏剧语言必须是“必定的存在原因”才存在的。这就是简洁化了。

同一组或同一句说话,有不同的表达方式;相等于同一事情,都有不同的表现方式,编剧要选择最有剧力、最少误会、最易引人注意含最丰富感情的方式来说话。

至于说话精炼,有以下几个原则:

1、简洁:简洁是不啰嗦,不冗长,要说的话不兜圈子

落笔写时,心理已有这个简洁的准则,写来就会简洁很多。一般而言,编剧未想透该场的剧情,未深入认识所写的角色,才会啰啰嗦嗦让角色说一轮不关重要的话,这反映了作者本人未决定怎样写的心理状态。(描写肖似啰嗦的性格时,或许会啰嗦)

日常生活中,好些话都不能准确地表达意思。因为不准确,于是用上很多句子、词藻来补充说明。剧本的对白要一针见血、“到肉”,下笔时,对于要表达的意思,宜反覆试想多遍。比较用怎样的说法是最准确的意思,同时又符合人物性格、关系、处境、事态,一如作诗的人,推敲所用的文字一般。最准确的说话,一定是简洁而有力的。

运用准确的说话,要注意选用最合适的动词。说话和文字之中,动词是一句话中最叫心的词语。阅读文章须留心文字的运用,着眼点在动词。记取作家精警的动词,对剧本语言有莫大的帮助。平日生活多观察,也非常重要。各阶层都有各类不同的词藻,有各类不同的动词。吸收这些材料,对写作极之有益的。

编剧不同写文章,对于过冗长的形容词要考虑才可入稿。不适当采用形容词使到对白生硬,不似日常的说话,失去生活化的物质。

2、“戏眼”:所谓“戏眼”是舞台剧中的用词,有点相似英文punchline

“戏眼”是富有哲理性、激发性的一句话。这种话在合适的人物口中、合适场合之下,说出来犹如画龙点睛、一语中的。观众被这句话击中“要害”,登时发出共鸣,继而发出欣赏。

“戏眼”是必要的,是编剧精心安排的杰作。挑动感情、煽动情绪之后,利用高度浓缩、刻意雕琢的一两句话,把作者的思想,透过剧中人语言表达出来。

上文说过,观众看戏,并不是看讲论文,也不是研究哲理,他们是为求娱乐而看电视、电影的。记着这动机,无论如何不要让角色长篇大论的发表哲理,而哲理性的话、共鸣性重的话,得待观众进入状态后,才锐意一“击”。

一“击”之后,切勿画蛇添足,妄加补充。观众在极度精神集中之下,百分之一百懂得作者弦外之音。

3、条理:文章要有条理,对白亦需要条理分明

编剧须懂得“复杂问题简单化”、“简单问题复杂化”的运用。电影剧情最宜直接以及简单化。九十分钟里,观众的理解力、分析力不能接受线路纵横、过度复杂的剧情及语言的,而且他们也缺乏时间细味消化。

电影电视剧情都是“顺流而下”的,观众看了画面,懂或不懂,画面瞬即过去;不似画籍文章,不明处可以翻看前页,或咬文嚼字或覆卷细思(看录影带、拉射碟虽可以翻卷覆看,但一般观众不会如此做)。

故此,电影编剧要懂“复杂事情简单化”的技巧,把对白简单化。最佳方法是削去枝叶,把“线”拉直。

然而,没有枝叶,没有曲折必枯燥无味,编剧也要能将“简单问题复杂化。”或会问,这不是矛盾得很?让我介绍这个问题的中心点吧。

无论“简单化”、“复杂化”都照应着条理来说。先要看准条理,才决定怎样“化”。看条理要抓重点,重点之外,要简单化时就简化;重点枝节,要复杂化时就要细意描绘刻画,与写对白精炼原理也是同一原则。

重点的对白,不妨加以绘形绘声,强调渲染夸张。闲话可删则删、可短则短,不说也无妨。是故,戏剧语言有“虚”有“实”,有直接有间接,有花巧有平实。矛盾是可以统一的,只在乎是“要言”或“闲言”。 (来源:网络 文/刘天赐)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剧本网-影视分享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dyjuben.com/screenwriter/2256.html

团长
关于
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,但是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。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