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年前 (2015-08-27)  经典剧本 |   抢沙发  444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3.0

电影还未上映,先来看剧本-《刺客聂隐娘》完整版剧本

《刺客聂隐娘》完整版剧本
分享人:木西
剧中人物:
聂隐娘(杀手,本名聂窈,又叫窈娘、窈七、七娘)
田季安(魏博藩镇藩主)

嘉诚公主(田季安母)
道姑(嘉信公主,与嘉诚是双胞姊妹)

聂田氏(聂隐娘母,嘉诚公主的录事官)
聂锋(聂隐娘父,掌管军纪的都虞侯)
田兴(聂隐娘舅,军将统帅)
乳母

田元氏(田季安妻)
田季安子三名(九岁,六岁,四岁)
蒋士则(元家心腹)
精精儿(田元氏)
空空儿(精精儿的师父)
夏靖(田季安贴身侍卫)
胡姬(田季安妾)
侯臧(胡姬舅舅,节度副使)
骆宾(判官)
曹俊(老臣)

负镜少年(倭国人,遣唐船工匠)
采药老者

文/侯孝贤、钟阿城、朱天文、谢海盟 (2015年10月稿),此文首发于:INK第143期 (绿色字体为电影删减部分)
序1:聂隐娘某藩镇都城·马市
某藩镇都城,晨鼓将尽,城郊马市已是人来人往,喧闹如沸。
一顶华盖远远而来,某大僚骑马扈从簇拥着,沿路传呼人群避让。
一白衣道姑指认大僚,授以黑衣女子黑色羊角匕首,刀广三寸。
道姑:为我刺其首,无使知觉,如刺飞鸟般容易。
黑衣女子领命,遂匿马队逆向而行,与大僚错身之际,穿过马腹跃身而起,瞬息匕首刺大僚颈。扈从传呼着人群浑然不察,惟大僚面色霎一黄如雕枯,续前行丈余,坠马身亡。

序2:某节度使府·内院
晌午,某节度使府内院,蝉声嘹亮,庭院扶疏树木间,黑衣女子闭目直立如树干。树底下,阳光炽白的廊庑有婢女进出居室。
顷刻,浮云蔽日,庭院光影一暗凉风骤起的瞬间,黑衣女子睁眼离树,飞鸟般掠入居室,隐匿于梁柱斗拱上。
室内,大僚与小儿在卧榻嬉戏,婢女捧果鲜随侍在旁。
黑衣女子闭目谛听。良久,蝉声稀落,嬉戏声渐歇。
黑衣女子睁眼,轻身下地直趋卧榻前,见小儿俯卧于大僚胸腹上睡态可掬,一时迟疑。大僚突地惊醒,见榻前黑衣女子,本能地一手护儿、一手扪榻下刀。黑衣女子看着大僚,遽然转身离去。
大僚厉声大喝,手中刀掷向黑衣女子,女子头亦不回,匕首反手一震,铿锵一声!刀断两截,断刃并射钉于柱上,力道惊人。
屋外午后的曝白亮光中,黑衣女子迷离无踪。

序3,道观
道观,亮挞挞的内院廊下,黑衣女子进廊,跪地。
隐娘:师父。
幽暗的厢房内传出道姑责问的声音。
道姑:为何延宕如是?
隐娘:见大僚小儿可爱,未忍心下手。
道姑:以后遇此辈,先断其所爱,然后杀之。
道姑语音方落,一阵群鸟疾雨般掠过道观檐下飞往树林子去。

字幕:十三年前
字幕:唐贞元十二年,春,正月,元谊率洺州五千人及其家人万余口奔魏州,上释不问,命田绪安抚之

1.魏州城外
大地飘雪,洺州刺使元谊带五千步骑来投魏博藩镇,连眷属万余人。
魏博节度使田绪,率军将僚佐迎于城郊拱桥。

2.魏州城郊
三月三上巳日,嘉诚公主及众乐伎骑马经过林边,杏花风吹雪般飞入飘开的帘帐,嘉诚公主华美如神明。
丽人儿元谊女,给簇拥着来觐见嘉诚公主。藩主田绪唤少主田季安来,与元谊女并立一起时,众皆赞叹,好一对璧人。
绯衣的十二岁女孩窈娘,在秋千上,在碧天里,飞也似的掠,至极高处,突然脱手飞身上了树头,攀走于枝丫间消失无踪,引起一片惊哗……
嘉诚公主目睹着这一切,似一种悲悯。

3.校场击鞠
校场观少主田季安击鞠,只见杂在众少年之间的窈娘,策马追击借鞠球击树弹回之势再击出,直直向元家帐幔内的元谊女打去,一名大汉冲前截住球,是田绪的贴身侍卫老夏。
众人骚动起来,元谊女却是沉着不惊。

4.魏博节度使府·右厢前堂
节度使府右厢,嘉诚公主与录事聂田氏经阁道进前堂,接见丈夫田绪的随军侯臧。
侯臧行叩拜礼。
侯臧:卑职侯臧晋见公主。
嘉诚:起来说话。
侯臧:主公有意与洺州刺史元谊家联姻,特命卑职前来禀告公主……
嘉诚看着侯臧。
嘉诚:元家已经同意?
侯臧:……元家已经同意……
嘉诚公主不语,看着侯臧。
侯臧:年初洺州刺史元谊带万人来投靠,主公提及联姻是为少主接掌魏博计……
嘉诚公主制止侯臧说下去。
侯臧:卑职告退。
侯臧行礼退出。
嘉诚公主沉吟着思量。
嘉诚:田元联姻势不可免……也莫怪窈娘击鞠打进元谊的帐幄里!
身边的录事女官聂田氏谨听而已,不发言。

5.使府·右厢正厅
于是在嘉诚公主右厢正厅,安排了元田两家亲信的私宴,观赏十三岁的元谊女弹琵琶。
田家这边,藩主田绪一介独夫颇似神经质,少主田季安俊秀。元家那边,则是洺州刺使元谊,阴鸷而有度。
嘉诚公主由聂田氏等女官陪侍,俨然无语。

6.右厢庭园
琵琶声流丽如水溢在正厅外的庭园,却见一群持火炬中军无声息地围向土垣边的树林。随树攀移的是窈娘,且突地倒挂于枝干。
此时,老夏与聂锋闻报迅速赶来,见窈娘摆荡挪移往土垣外消失无踪……

7.聂府·楼阁
某日,一白衣道姑酷似嘉诚公主,出现在窈娘榻前。
窈娘醒来,看着白衣道姑。
道姑:随贫道去吧!
窈娘起身穿衣,道姑以白色素练缚窈娘于背,穿窗而出。

8.使府·丹房
五更二点,晨鼓三千下的击声中,使府右厢丹房内香烟袅绕。
暗黑中有一双手剪起纸人,以朱砂笔画上咒符,喃喃念咒将纸人放进水盆,纸人沉入水中不见。

9.使府·左厢内堂
使府左厢庭内一隅水井,一流体无形之物从井盖的隙缝间泌出,贴地蜿蜒。
流体遇墙贴壁而起,透薄疑若人形,沿壁挪移,遇巡逻的中军便止避,磷光一倏,似瞳目。
透薄的流体经过门隙间,泌进田绪的寝处,侵入帐内,顿时直立展开成巨大人形,其上忽现朱砂咒符明灭一倏。人形扑向榻上的田绪……
晨鼓歇时,侍寝婢侍惊呼奔出。
贴身侍卫老夏抢进寝内帷帐,见田绪死在榻上,状甚惊怖,手握短刀似乎死前奋力挥舞过。榻下有一片人形剪纸,老夏拾起端详。
嘉诚公主由聂锋护卫,从居宅疾步穿过阁道到田绪寝处来……

10.使府·都事厅
五天后公布死讯,十五岁的田季安一身缟素,煞白脸比重孝还白,率领乘着缟素步辇的嘉诚公主,经阁道入都事厅。
都事厅内,满堂衣冠似雪。
屏帷前,嘉诚公主端坐于田季安东侧。
判官:主公薨,魏博军镇所属军将僚佐,一致公推副使田季安为节度留后,发丧上表朝廷授予节钺。
掌书记当下挥就丧函,于是飞驿出城,通报朝廷。

十三年后

11.魏州城外
清晨,秋云高旷。击鼓声中,魏州城门开。
道姑白衣白驴,隐娘黑衣黑驴,两人远远而来。

12.聂府·内堂
晨间静肃,聂府内堂婢女在燃香添炉,聂老夫人坐于席,让婢女们服侍着穿衣。聂田氏衣装严整奉侍于旁。
堂前骚动,家中的苍头来报。
苍头:(轻声)禀夫人,有道姑报门,说是送七娘回家来了!
聂田氏闻言惊起,穿帘而出。
聂田氏:道姑人在哪里?
苍头:道姑现在前厅。
聂田氏紧随苍头到前厅。
乍见道姑与隐娘,聂田氏抑制着激动。
聂田氏:卑职邑仓司录事晋见公主!
敛衣要行叩拜大礼,道姑止之。
道姑:窈娘已教成,今来送回。
道姑言讫转身离去,聂田氏送道姑出聂府大门。
此时窈娘乳母及老婢们闻讯奔至,见了窈娘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13.沐浴房
大灶间开始忙碌地烧柴火煮热水。
屏风隔障内,沐浴的大木桶已备好,婢仆们陆续将一桶桶热水提进来倒入大木桶。水汽蒸腾着,弥漫屋里。
乳母替隐娘除下外衣时,见隐娘贴身襦衣前缚着一把黑色羊角匕首,大骇。隐娘惟是静默。

14.聂府·楼阁
沐浴后的隐娘回到十三年前的楼阁,望出去是魏州城景,远处可见魏州城内廓的鼓楼。
隐娘记得,五岁的某日,晨鼓未歇,母亲唤着她的催促声在屋里回荡,铜镜中,乳母给她梳好了双鬟……
五岁时她跟随母亲进节度使府,在轩堂初见抚琴的公主娘娘。
十岁的上巳日,风吹杏花如飞雪,公主娘娘一行,骑马沿林边迤逦而行。众乐伎坐马上,手抱琵琶、琴、笙等乐器。
公主娘娘头戴翠羽珠冠,姝丽的容颜如幻似真……
婢女们捧箪笥进房,打开里头是一套一套的新衣裳。
乳母:这些衣裳是七娘失踪以后,夫人思念七娘的身长,在每一年的春秋季节亲手裁绣的,这些年累了有二十套了……
乳母:初初老爷不知道七娘是给道姑公主带走的,派人四处去探查,过了两年,从荆南来了贩茶的骡队,带头的是个独眼的老汉,说是受人托付,带有口信,要当面禀告老爷……
十二岁某日,师父嘱咐她收妥离家时穿戴的衣物及玉玦,带至客栈会见一独眼老汉。
师父打开囊袋,出示衣物及玉玦,托付交魏州城聂押衙府,师父云:“这孩儿有宿业未了,从我学道,日后自会返家,现下不必苦苦相寻。”

15.聂府·内堂
梳洗过的隐娘,照样一身黑衣。
乳母领她下楼阁见祖母聂老夫人,老夫人笑呵呵的已认不清她了。
聂田氏拿出当年商队送还的羊脂玉玦,郑重交给女儿。
聂田氏:这是你师父当年托贩茶的商队送回来的。
隐娘不语,默视着手中的玉玦。
她记得,玉玦是六郎冠礼之时公主娘娘给的,公主娘娘云:“这对玉玦……当年娘娘嫁来魏博时,皇兄所赐……玦,寓有决绝之意……”(语音相叠)
聂田氏:这玉玦是你公主娘娘当年降嫁魏博时,先皇幸望春亭临饯所赐。玦,寓为决绝之意,是先皇钦命公主必以决绝之心坚守魏博,不让魏博跨越河洛一步。
聂田氏端详着女儿,揣测着。
聂田氏:当年我与你二舅是前往京城迎娶的礼司……当时……记得公主厌翟车敝而不乘,先皇换以金根车……你公主娘娘来魏博后,随即辞遣了先皇所赐的宫女、奴婢,赠与丰厚的金帛,令他们还籍赎身……此后,京师自京师,魏博自魏博,这就是你公主娘娘的决绝之心了。
聂田氏说得庄严,隐娘不语。
聂田氏:六郎冠礼后,公主将一对玉玦分赐六郎与你,是寄望你等能秉承先皇的圣旨,以决绝之心,守护魏博与朝廷之间的和平。
隐娘出神起来。
聂田氏:四年前先皇崩,皇侄继位一年又崩,告哀使者到魏博宣告遗诏时,公主大恸咯血,珠碎玉断,散落得一地。当年从京师带来繁生得上百株的白牡丹,一夕间,全都萎了……
隐娘好像看到,一阵飘风飒飒掠过白牡丹苑圃,公主娘娘走了。
聂田氏:公主去世前对我说,一直放心不下的……是当年屈叛了阿窈……
隐娘突地转身而泪水迸溅,两掌掩面,闷声恸哭起来……
聂隐娘归家后听母亲谈起旧事

16.使府·左厢
京城进奏院有飞驿进魏城,直奔使府。
使府左厢,田季安闻报与贴身侍卫夏靖匆匆行经庭院阁道,向内厅去了。

17.左厢·内厅
田季安与贴身侍卫进到内厅,副使侯臧和判官骆宾手持信札行礼。
骆宾:禀主公,进奏院有飞驿传来邸报。
田季安:如何?
骆宾:据报,朝廷现已任命王承宗为成德节度使,原德州刺史薛昌朝擢为保信军节度,德、棣两州观察使。授节中臣日前已出发。
田季安摇头。
田季安:王承宗这竖子!李师道不过输两税、行盐铁,即获节钺,他竟蠢懦到自献德、棣两州。真该派人去斩杀却了!
侯臧:禀主公,王承宗与薛昌朝为姻亲,素闻他二人不睦,朝廷授节中臣近日内必打魏博经过,主公不免佯为宴劳,留住中臣数日,私下派快马赴成德,密告王承宗,薛昌朝私通朝廷才获节钺,怂恿王承宗派兵骑至德州押走薛昌朝,让中臣授节不及……
田季安:好!好!好极了!有劳副使亲赴成德游说王承宗。
此时贴身侍卫夏靖,突地窜出门。

18.左厢庭院
夏靖打量庭园周遭的茂林,举目树影婆娑,寥寥秋蝉残鸣,不见任何异常,返身回内厅。
于是,夏靖注目的那片茂林树影,隐娘现身于其中。
此其时,远处传来小儿的嬉笑声,隐娘身子一纵,循声掠去。

19.右厢庭院
隐娘的目光,停在轩堂前,原本是白牡丹苑圃的茵草地上,如今有一架鲜彩小木马,小儿蹴鞠的嬉笑声若远又近。她记得……
白牡丹盛开似千堆雪,公主娘娘就在轩堂前教她抚琴,说了青鸾舞镜的故事。公主娘娘云:“罽宾国王得一鸾,三年不鸣,夫人曰:‘尝闻鸾见类则鸣,何不悬镜照之。’王从其言。鸾见影悲鸣,终宵奋舞而绝……”
稚童吃吃的笑声打醒了隐娘,是树下有两个孩子惊奇望着她,胆子大的一个叫她下来。
她驯良落地,小羊似的,腼腆接受孩子们的触唤。
不远处喊声寻小儿,婢侍们簇拥抬着坐辇而来,辇上一名娉婷妇人。
隐娘认出那妇人,当年洺州刺史元谊的美艳女儿,今是藩主田季安之妻田元氏。
田元氏亦注目着隐娘,示意停辇。

20.左厢·内厅
左厢内厅,掌书记写好手谕,封漆印。田季安臆测着事件的发展而昂奋起来。
田季安:离间若成,以当今朝廷,西取蜀东平吴之威,主上定然震怒出重兵,矛头对准咱河朔三镇而来……哈哈……
话未完,内院警钟大响,传呼有刺客!田季安与贴身侍卫夏靖跃起直奔去。

21.右厢庭院
轩堂前,见黑衣人隐娘轻易打退众卫,纵身上树。田季安冲前抄过卫士手中的殳,猛力掷去!
隐娘正跃离树桠,略一闪,殳擦身而过,夺!沉沉地钉入树干。隐娘顺势手一搭殳,翻上枝干,回视掷殳人,认出来是六郎田季安。
同一瞬,夏靖蹿上树直取隐娘,给隐娘一记打落树下。夏靖复上树,追击越墙远去的隐娘,却眼睁睁就不见了踪影。
婢侍们急欲护小儿避入内堂,惟田元氏及两小儿皆默然不动注视着。
田季安掷殳过猛,引发宿疾流出鼻血,一抹弄得半张脸是血,十分吓人。侍从见惯不怪了,传呼婢仆上前护理……

22.右厢内堂
厢内众卫忙乱,传呼不绝,右厢兵马使发缉捕令,边分派人手加强防御措施。
内堂里,田季安见妻小们安然无事。
田元氏:是礼儿玩鞠撞见的。是个黑衣女子,倒是没有敌意。
田季安:黑衣女子?
婢仆护理着田季安坐下,止住鼻血,横靠于榻上。

23.外院
隐娘出内墙,止于大树之间。乍见六郎田季安,隐娘沉吟着……
师父步出厢房,发下教谕。
师父云:“汝今剑术已成,而道心未坚,今送汝返魏,杀汝表兄田季安。”
师父语音方落,一阵群鸟疾雨般掠过道观檐下飞往树林子去。

24.使府阁道
各军将僚佐经阁道往衙府都事厅而去。

25.都事厅
田季安召集各司僚佐军将与会,告以突发的河朔变局。
一小儿端坐于田季安右侧,是嫡子田怀谏。
判官骆宾首先说明当前情势。
骆宾:今日接获进奏院邸报,谓朝廷已任命王承宗为成德节度使,恒、冀、深、赵四州观察使;德州刺史薛昌朝擢为保信军节度,德、棣两州观察使。授节中臣日前已出发。
众僚将议论纷纷。
骆宾:年前成德节度使王士贞薨逝,朝廷派京兆少尹裴武赴成德吊丧之际,怂恿王承宗输两税,行盐铁,献德、棣二州以换取节钺。如今,朝廷遂趁此将德、棣二州新设为保信军镇。现主公已指派副使侯臧赴成德离间王、薛二人,密告王承宗,谓薛昌朝私通朝廷才换得节钺,唆使王承宗赴德州押返薛昌朝,以阻止中臣授节。
众僚将知事已定局,也不多说,就是老臣参谋曹俊高声反对。
曹俊:此事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!当今朝廷东取吴,西平蜀,势如中天,此举必触怒主上,引重兵直扑河朔而来……
田季安一脸轻蔑,把玩几上一只铜铸豹镇。
骆宾:德、棣二州紧邻魏博,今朝廷设二州为保信军镇,无异乎朝廷势力已经进入魏博腹侧。当此,若不挫其势,怕是朝廷将视取河朔如同取吴蜀般之易如反掌。
此时光影一暗、一明之际,贴身侍卫夏靖发现有积尘飘落,当即窜上斗拱,发现潜伏之迹,遂追出都事厅。
众有骚乱,但田季安漠视着,丝毫不为所动。
于是,衙内兵马使田兴发言。
田兴:咱河朔三镇自有形势,不同于吴蜀。吴蜀两地,其四邻受朝廷臂指之臣环绕,而刘辟、李锜一介狂生,妄胆独谋,其下属皆不与同,故朝廷大军临城,当下即崩离溃散。河朔则不然,咱有近五十年数代之经营,将士百姓怀有累世胶固之恩。况乎王承宗与薛昌朝尽管不睦,毕竟是姻亲,两者矛盾不出藩外,薛昌朝其利犹在河朔,必不全然受朝廷指使。主公此时唆使王承宗追押薛昌朝,徒然触怒朝廷出重兵而来,反陷魏博于险境……请主公三思。
田兴一席话,说得众人点头称许,见此,田季安目光一倏狰狞,突咆哮掷出手中豹镇,擦过田兴脸侧,击破屏风。

26.聂府
魏州城在暮光里,鼓声击起。
聂府前门骚动,有随军快马疾入内堂通报。
聂田氏知道出事了。
随军:禀夫人,窈娘返家之事已报知老爷,老爷现下正赶往舅老爷邸所……
聂田氏一惊。
随军:说是……舅老爷遭主公贬为临清镇将……
聂田氏:贬临清?
随军点头。
聂田氏:备马。
于是随军掌灯护卫,聂田氏出府。

27.田兴府·内室
聂田氏赶到田府,随苍头直入内堂。
田兴躺在榻上,满身艾草灸针,若瘫痪不能言。
医师正为田兴燃艾草医治。
聂田氏悄声惊问嫂嫂。
聂田氏:二哥怎么?
嫂嫂踌躇着不知如何回答。
医师:田都头中了风痹。
医师代为答复。
聂田氏:中风痹?
聂田氏望向丈夫聂锋。
聂田氏:说是二哥被贬临清?
聂锋点点头。
聂锋:直言冒犯了主公。
聂田氏千头万绪,只能抑制住满腔的汹涌。
聂田氏:阿窈回来了。
聂锋:我听报了,说是道姑公主亲自送返阿窈。
聂田氏点头,满面忧色看着丈夫。
聂田氏:(轻声)衙府有刺客闯入?
聂锋:(点头)是一名黑衣女子。
夫妻凝重相视,皆心中有数是窈娘。

28.聂府·内堂·楼阁
随军掌灯,聂锋夫妇一路返回聂府。
进到内堂,见楼阁有灯光,聂锋夫妇直上楼阁。
阁里灯下,哪有阿窈,惟乳母正在整理梳具发簪,都保存如新。
乳母:老爷!夫人!
聂锋注视着着窈娘昔时的梳具发簪,十分华灿。
聂锋:阿窈呢?
乳母:不见人影。
乳母说着取出一支锦袋装着的古丽簪子,递给聂锋。
乳母:这支簪子是备着给七娘笄年时用的,是老夫人当年及笄时的簪子。
聂锋看着簪子老泪纵横,忆及……
当年阿窈盘发试簪,换上新衣裳,下楼时的秀丽模样。
聂锋:当年就该带阿窈回乡下的……
聂田氏无语。

29.使府左厢·胡姬宅居
是晚。田季安浴毕,水汽氤氲里,不停步让婢侍以缁棉布巾一披换一披地印干身体,出屏风外,已穿上便衣,系好襟带,走阁廊,一路烛照进了胡姬寝处。

30.左厢·胡姬寝处
胡姬相迎坐下,亲手奉上汤药。
熏香袅袅,田季安饮药时,因白昼的骚动,神情迷离亦昂扬。
胡姬:想着黑衣女子?
田季安一醒看着胡姬,放下药盏。胡姬近身依偎于旁。
婢侍们已逐一退下,此时烛火减少,但胡姬感觉犹有人在,回头,赫见黑衣女子就伫立在琉璃屏风前,惊呼出声。
田季安惊弹起,抽刀即砍。
隐娘放玉玦于案前,直视着田季安,从容躲闪田季安的刀势,退至窗边,一搭手,身子倒翻出窗上了屋顶。
田季安追出。
田季安与聂隐娘对峙

31.节度使府
两人从屋顶、园林、城垣,一路打至外廓,斜刺里杀入的夏靖紧紧护卫田季安。
隐娘冷眼面对田季安凶狠的刀势,而田季安始终没有认出隐娘。
黑暗中,隐娘一直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住他,是个戴了半脸面具的暗红衣女子。
屋下地面,中军禁卫举火炬一路追围,满目红赤,迅捷而无声。
隐娘摆脱了田夏两人,在内垣外的林子里,与半脸面具的红衣女子照面相遇,彼此感应到对方的能量。
此时中军禁卫一路追围而来,隐娘转身离去。

32.左厢·胡姬寝处
田季安返回,整个人在激亢中。
胡姬出示黑衣女子留于案上的玉玦,与田季安常佩身上的玉玦一并,原是一对!
田季安:原来是窈七!
田季安想起十五岁冠礼后,嘉诚公主取出羊脂玉玦为贺,并笑问,另一支给窈七可好,他点头同意。
田季安:这对玉玦是母亲嫁来魏博时,先皇所赐。我冠礼那年,母亲把一对玉玦分赐了我与窈七,明为祝贺,实有婚约信物的意思,母亲的本意,是等窈七笄年之后完婚。不料,隔年洺州刺使元谊带万人投奔,父亲大喜,主意田元两家缔亲,母亲没有反对……这是母亲为我接掌魏博的思量。我是庶出,非嫡嗣,四岁时由母亲蓄为养子,若无元家以奥援,这节度使大位,难以稳坐……
他又想起,十三年前那个上巳日,洺州刺使元谊谒见嘉诚公主,父亲唤他来见元谊女,两人并立众皆赞叹好一对璧人时,绯衣的窈七在荡秋千,越荡越高,突地脱手飞身上了树头,好似一只浴火凤凰……
田季安:……那时节,窈七常待在林子里……倒挂树上……有一天闯入元家庭园,母亲不得已托道姑公主带走了窈七……
胡姬嚎啕起来。
田季安:怎么?
胡姬:替窈七不平!
田季安将胡姬拥入怀。
田季安:记得我十岁那年发风热,浑身刺痛不能坐卧,群医无策,一口小棺材也备下了,是窈七她爹以家乡的古法,用竹篾子将我卷起,竖在荫凉处,三天三夜,救回了我的性命。当时在浑噩中,一直有个目光守护在旁,就是窈七,任谁也拉她不走……
此时室内烛光倏忽摇曳,隐娘藏匿在梁柱侧的黑暗中,闭目凝听了这一切。
随即贴身侍卫夏靖巡睃而返,入室将报知状况,见田季安与胡姬相拥着,欲回避,田季安叫住他,出示了一对玉玦。
夏靖:窈七?
田季安:窈七。
夏靖:怪不得,除她谁有这般能耐!
夏靖十分动容……
夏靖:记得那天击鞠,窈七一鞠直直打入元都头帐幄里,差点打死人!
田季安:元都头还问说,是谁人家的娃儿?
想起往事,田季安与夏靖开怀大笑。
田季安:她气恨元家来了……咱的同盟情契也散了。
夏靖:十来年了……没听说她几时回来的……
胡姬打断两人出了神的回忆。
胡姬:可窈七现下送回玉玦,这是为啥?
田季安:她是为……了断旧情,再取我性命。
帏帐微微飘了飘……
梁柱侧的隐娘已不在。

33.魏州城内
轻盈若猫,无声似影,隐娘掠过使府连绵的屋顶和墙廓,飘止于城楼上。
星夜如幕,沉黑在底下的魏州城,淀淀熟睡了。
隐娘伫立良久。

34.聂府·内堂
聂锋夫妇焦虑未眠。
随军来报。
随军:左厢发现刺客,惊动衙府,中军一路围捕……
聂锋:情况如何?
聂锋整个心被揪着。
随军:……不明!
聂锋跌足。
聂锋:唉!当年不该让道姑公主带走的……
聂田氏:当时也是不得已……
聂锋:阿窈回来,是奉师命刺杀六郎啊!
聂锋唤随军备马,决定赶往内城。
聂锋:我得挡下阿窈!
此时,楼下传来慌乱,苍头疾入室内。
苍头:衙役来报,主公紧急召老爷进府。
一片忙乱之声沸扬。

35.使府·左厢内厅
五更二点,晨鼓击起。
田季安已等在内厅,一夜未睡,煞白脸透着霜青,高烧状态的激昂。夏靖来报。
夏靖:都虞侯到了。
聂锋:卑职晋见主公。
聂锋入厅,行过礼,一种欲言又止的张力。
田季安:请都虞侯来……
聂锋躬下腰,敬谨应接。
田季安:是要劳动都虞侯护卫田都头赴临清就职,务必安全到达。
聂锋看着田季安,感到意外。
聂锋:禀主公,田都头昨日里回到宅邸,即中了风痹。
田季安:假的。
田季安取过符令,交给聂锋,见其领命将去,忽然叫住。
田季安:姑丈……
聂锋为这称谓一愕,抬眼看田季安。
田季安:务必小心防备,先前丘绛发配半途遭活埋的事故,不可再发生。
聂锋抑制住惊愕,静步迈出门庭时,转回身望着田季安。
聂锋:阿窈昨日里已返家。
田季安点点头。
田季安:夜里会过面了。

36.右厢内堂
晨鼓未歇,右厢内堂,田元氏正在榻前梳妆。
家奴蒋士则直入,在田元氏耳边轻声言说。
蒋士则:如主母所料……用鸡血伪冒月事……
却见婢侍疾进门通报。
婢侍:禀夫人,主公到。
蒋士则闪避至内侧屏风后面,田季安直到榻前。田元氏起身相迎,即传呼下去。
田元氏:吩咐乳母,带孩子们来见阿爹。
田季安:不必。
然后望屏风后面一叱。
田季安:蒋奴出来。
蒋士则屈膝而出,嚅嚅立在一旁。
田季安:昨日派任衙前兵马使田兴为临清镇将,今晨特命聂虞候亲自护送……三年前活埋丘绛之事,不可再有。
田元氏打量着异样的丈夫。
田元氏:知道了。
田元氏见丈夫起身,亦起身相送,淡淡抛出了话。
田元氏:听闻夜里闹刺客,又是黑衣女子?
田季安:你消息倒是灵通。

37.右厢庭院
田季安踏出门,候在门庭的侍卫夏靖紧跟住。两人步出阁道,不约而同朝四方一望,仿佛窈七的目光时时都在着。
夏靖:主公这是声言击东,其实击西。
田季安没说话,仰脸寻睃着周边的耸高松木,想象着在某处伏伺他的窈七,他确信,她听得见他的话。

38.右厢偏屋
蒋士则见田季安离去,出内堂,经庭庑来到一偏屋。
屋内设有一坛,一虬髯罗汉(空空儿)在坛前燃香。蒋士则进屋禀示虬髯罗汉,态度恭谨,说的是非中原人使用的西域话语。
蒋士则:如主母说的,以鸡血伪冒月事,胡姬实则已有身孕了……
正说着,空空儿突禁声……斜刺里从内间出现一戴半脸面具的暗红衣女子(精精儿),迅疾地跃出窗外上树,直直迎上远处树荫间的隐娘目光。
精精儿扑上前,腕上铜镯响起凄厉仿佛能摄人魂魄的簧片声。
枝叶飞散,却不见人,惟闻一阵刀兵相交的实打之声,遂归于静寂。

39.魏州城外
午前,灞桥驿亭,聂田氏与田兴家的送别,就到这里。
贬黜,不允许带家眷,只有一辆马车,帘幕密掩,载着风痹瘫痪的田兴,惟见一名随行苍头,送茶递盏的。
聂锋领随军、马弁数名,护卫马车。空气肃杀,聂锋夫妻相望冷峻,只能无言。
秋野辽阔,驿道上那一行显得孤单的马车队伍。

40.聂府·内堂
聂田氏回到聂府内堂,传唤乳母时,却见隐娘竟在老夫人跟前,老夫人握着孙女儿笑呵呵的。
聂田氏面容凝重,看着隐娘。
聂田氏:今晨六郎召你阿爹进府,亲授令符,责成他护送你二舅至临清任职……六郎提及,昨夜里与你见过面。
隐娘不答。片刻静默后,聂田氏一叹。
隐娘:阿娘是担心二舅给活埋?
聂田氏骇异此事会出自女儿口中。
聂田氏:你知道丘绛遭罢黜……遇害之事?
隐娘:活埋丘绛,魏博田季安之残暴,世人皆知。
聂田氏震惊,定定直视女儿。
聂田氏:所以你是奉师命来取六郎性命?
隐娘不语,聂田氏逼问。
聂田氏:杀一独夫可救千百人?!
隐娘眼中一倏冷笑。
聂田氏平视着女儿,不疾不徐讲起十六年前那一晚。
聂田氏:当年你师父与嘉诚公主,出生时,正值吐蕃兵掳掠京师,孝武先皇出奔陕州,双胞公主给送到五通观避难,乱平后,留下你师父由道观抚养,跟从德一法师习道。一直到六郎得风热那年,你师父来魏博,欲取先主公田绪性命……
婢侍都给斥退的净空室内,惟聂田氏守在屏障外。
屏里烛光,人影绰绰,突然起了争执声—
道姑:杀一独夫可救千百人,则杀之。
公主:阿姊……
公主压低声音抗诘,哀婉说理,却顽强不容让。
公主:田绪死,魏博必乱,季儿年纪尚幼,且非嫡嗣,难掌大位,局势非我能掌握……皇兄当年命我降嫁魏博以维系和平,此一番苦心,岂不枉费!
隐娘注视着母亲,仿佛面对的是嘉诚公主。
隐娘:藩镇乱天下,一寇死,一贼生,贼寇猛于虎!
聂田氏呵斥女儿,竟似嘉诚公主上身。
聂田氏:从公主降嫁魏博,至今二十年,藩内才稍稍得以休养生息……现今形势如同当年,你若除却六郎,少主年方九岁,元家势必难以掌理,到时魏博必乱,乱必反朝廷!你要置你公主娘娘的苦心于何地?置田家,置你阿爹于何地—
隐娘忽地,窜出内堂,翻身上屋,屋顶另一端是精精儿。
对峙片刻,精精儿纵身离去,发出簧片凄厉之声。隐娘不为追击,仅居高鸟瞰。

41.魏州城
暮鼓八百击起,城内坊门依次紧闭,全城宵禁。却见一黑衣队伍至城门,出示令牌,门吏即开边门放行。

42.魏州城外·驿道
中夜悄然,驿道上,黑衣队伍举火炬策马疾行。

43.馆陶县境·民宅
寅时将过,夜色仍深沉,黑衣队伍抵一民宅,门前下马,有人开门接应,黑衣人鱼贯入屋。
堂屋内,黑衣人围着中央炉火歇坐,并脱下汗湿的襦衣,更换馆驿的巡官装束。奴仆奉上胡饼热汤,黑衣人吃食无声。
天未亮,鸡鸣已杂起。有探子策马入宅,进堂屋内通报。
探子:田都头已打驿站出发。
黑衣人一贯的捷巧无声,出民宅,上马出发。

44.驿道·岔路
天蒙蒙亮,伪装的巡官一行,快马经过馆陶县境驿站,眼前逢驿道岔口,有一探子举火炬立候着,见巡官上前禀报。
探子:田都头一行有三骑快马转向岔路去了!
巡官头:可有田都头?
探子:……是都头的装束,昏暗看不清面貌……曹七他俩已跟去了。
巡官领头当下将人马分作两组,各奔往驿道和岔路。

45.驿道
奔驰不久,即追上马车队伍,巡官领头下马上前佯为揖报。
巡官头:奉主公之命,特来护送田大人……
其时,隐娘出现在远处瞭望,队伍中不见父亲身影,当即调转马头,回奔岔路而去。

46.坡林·古道
田兴、聂锋及一随军驰过林间小路,出坡林行经古道时,察觉有两名黑衣探子追踪而来。
田兴三人加速转向斜出坡林的小路,随即下马突袭。
田兴迅速砍杀一人,聂锋与随军突袭另名探子时,咻!一箭自后方射来,聂锋肩胛中箭,却是三名假冒巡官奔至,再一箭射倒随军。
三名巡官离马纵身,围杀田兴,激战中,一巡官撒网困住田兴。
坡林树丛间,有目光窥伺着,是负镜少年与老者。
妻夫木聪饰演的负镜少年

47.村舍外
隐娘策马穿过坡林,经村舍,见远处乱鸟散飞,即奔驰中立马一跃,蹿上树顶。放眼看去,散鸟满天,晨曦的林间有反射光闪现。

48.山漥
林间山漥处,假冒巡官与探子挖着坑洞,准备活埋田兴。旁边,受伤的聂锋与随军被绑在树干上,眼睁睁看着田兴被活埋。
此时,一名背上缚着铜镜的少年突然窜出,手拿短棍,快速冲向坑边。一巡官拔刀却不及动作,大叫一声,小腿胫骨已给少年用短棍打裂,倒地哀嚎。
负镜少年回头快速迎向另一巡官,矮身避开对方刃风,错身瞬间,一棍击中对方脚踝。
少年反身,撞入最后一名巡官怀中,短棍翻转直捣其下颌,却见挖坑的黑衣探子抡刀劈来,正危急,隐娘闪入,匕首瞬间刺穿其咽喉。此同时,另一组巡官领头追至,一箭射向少年,给隐娘一匕首挡飞。
巡官领头三人围杀而来,隐娘迎上前挥匕,吹灰霎间,三人几同时被刺中颈项倒地。
负镜少年目睹隐娘杀人于无声形之中,傻了。
隐娘解开被绑的父亲与随军,聂锋看着隐娘,百感交集……
聂锋:阿窈!
隐娘点点头,随即检视父亲的伤势,那边负镜少年已从土中扶起田兴。

49.村舍
在方才经过的村舍里,采药老者与隐娘为聂锋拔箭镞,疗伤。过程中,老者对隐娘处理伤口的俐落感到惊异。
服过老者的紫色药丸,聂锋沉沉睡去。
田兴头上淤肿已无碍。
田兴:都虞侯伤势如何?
老者:伤势不轻,需调养。
田兴:此近处可有隐秘之地,容我等暂避养伤?
老者:此去有一山村,鲜少人知,可以安顿。
田兴便去取出令符,唤来随军嘱咐,随军幸好只有一点皮肉伤。
田兴:你这就回府城禀报主公,请主公派人马接返聂虞候。
随军领命而去。
此时少年从屋外打水进门,田兴见其谈吐不似中土人士。
田兴:令公子?
老者摇头。
老者:伊是倭国人,三年前,倭国派遣使船来唐,伊是船上随行的铸生,途中遇风暴沉船,在海边为渔人所救,老汉恰在该处采集药草,此后他便随老汉南去北往,采药磨镜为业。
田兴:老丈经年走遍大江南北采集药材,便是制成丸药?
老者:(点点头)有些药草长在无人之地,又各有季节之别,故
每年都得仰赖村民帮忙采集,制成丸药回报村民,沿途也给有病痛者。
田兴:老丈如此营生,有多少时日了?
老者:近一甲子了。

50.山村
于是雇了村民用竹篼抬聂锋,一行人随老者往山里去了。
遇一山崖绝壁,有巨大天然岩洞,进洞出洞又一洞,如此行行复复。
路途上,少年留意着隐娘,沉入回忆……
渡唐土临行,新婚妻子告诉他这段古镜之语,亦告知他已有身孕,见镜中人如见儿女。
饯别时,妻子为他莺舞于庭。
初见妻之模样,是湖中的倒影。
少年回神,察觉隐娘正注目着身上的铜镜,遂解下铜镜递给隐娘。
少年:唐土古镜,妻家的传家宝,能避邪驱魔。
少年唐语不清,遂改倭语说明。
少年:那些万物里老久老久成了精的,能幻化成人形,炫惑人,只有铜镜可以照出原形,所以古来的入山道士,皆用明镜悬于背后,则老魅不敢近人。
唐语不灵光的少年,惯以笑脸代替说话,总是未语先笑,灿如阳光。
少年:我祖上是新罗国的铸工,早年到倭国建造“法隆寺”,从此留居倭国有两百多年了。三年前,父亲光荣获选为遣唐船上的铸工,不料遇风暴受伤折返,翌年船修竣,父亲伤势未愈,我是替代父亲来唐土,又遇风暴……幸运为师父所救,三年来,我一直在师父身边,报答师父救命恩情。今年想从这里去高句丽,经百济从新罗渡海返家。
隐娘注目着少年流漾着记忆之光的脸,并不懂倭语,但已全部都听懂了。
午后,一行人复登程,当岩洞走尽,前方豁然开朗,就像避秦的桃花源,有田舍,有水渠,狗吠声起,小孩大人跑出来。

51.村屋
老者安置好聂锋,隐娘起火煎药。
聂锋看着隐娘,不胜感慨。
聂锋:当初不该让道姑公主带你走的……
说着哽咽流泪。
隐娘无语,仅递上药汁,细细服侍父亲饮药。
村民将采集晒干的药草扎捆后交给少年整理,老者则将一葫芦的紫色药丸交给村中长者。

52.山村
少年帮着老者处理好药材,来到村屋前空地磨镜,妇女小孩都取家中铜镜来,等着给少年打磨。村人已当他是自家子弟出外又回来的,亲热狎闹着。虽然倭语杂一些唐语,却毫不妨碍少年与村人笑谈不休。

53.村屋
是晚一宿沉寂。
破晓前,一林子栖鸟惊飞向浓雾的低空。
少年惊醒,发现屋中隐娘并不在,持短棍走出屋外查看。
周韵饰演的精精儿与舒淇饰演的聂隐娘对决

54.山林
曦明,浓厚的岚雾深处,戴着半脸面具的精精儿,奇异形貌浮现。
隐娘迎出,截住精精儿。两人交战起来,只听见群鸟惊飞,叶散枝断,簧片凄绝声摄人魂魄,简直见不到他们的形影。
一战,再战,三战,精精儿护卫田元家的意志是如死一般坚决。
陡然,静无息,纷扬的细尘微物飘止下来。
啪!一声脆响,精精儿面具应声而裂,现出是田元氏,胸前一片血迹……
霭霭雾气中,少年一路追寻几不可闻的动静,下山间陡坡,待滑走至坡底,见水泽畔,隐娘正与精精儿对峙。
少年寻来的动静打破对峙张力,隐娘转身离去。
少年追上前,发现隐娘肩头浸湿的,顺衣袖看下去,赫见手背血流交错,滴下指尖。

55.村屋
回到屋内,隐娘处理着伤势,毕竟不灵便,少年立即接手帮忙。
隐娘静静看着少年扎伤,注目他,好像有一种明白……
那幅永恒的铭记图像,白牡丹盛开似千堆雪,公主娘娘在轩堂上抚琴。
公主娘娘云:“罽宾国王得一鸾,三年不鸣,夫人曰:‘尝闻鸾见类则鸣,何不悬镜照之。’王从其言。鸾见影悲鸣,终宵奋舞而绝……”
隐娘:娘娘教我抚琴……说青鸾舞镜……娘娘就是青鸾……从京师嫁到魏博,没有同类……
隐娘对着少年说,却是说给自己听的,一种悲喜,一种清澈,泪光有笑。
少年听入了心底,为之动容。

56.魏州城外·黄河渡口
魏博黄河渡口,荻花吹摇着秋日。
田季安亲自率领藩内僚佐军将,迎接朝廷授旌节的中臣。田季安临风飒爽,颇有河朔一方之霸的姿态。

57.使府·正厅
晚宴款待朝廷中臣,隆重又奢华。
云裳璎珞的胡姬,领众伎起舞,胡风胡乐,一派欢放。
席间,副使侯臧从成德回来,闲闲入座,闲闲一句。
侯臧:王承宗已派遣两百骑,赴德州押薛昌朝去了。
不多时,有家臣趋近耳语,田季安离开,至屏风隔开的偏隅见判官骆宾。
骆宾:禀主公,田都头已至临清。
田季安:聂虞候呢?
随军:聂都头伤势没大碍,人犹虚弱,明日会亲自进府禀告主公。
田季安点点头,与侍卫夏靖对望一眼,感到隐娘已窥伺在某处。

58.右厢偏间
幽暗丹房内,空空儿手中剪出纸人形,写上胡姬的生辰八字,画了符咒念念有词将小纸人放入水盆中,纸人即没入水中消失。

59.庭掖
使府内一隅,井盖的隙缝间,一亮稠无形流体泌出,贴地蜿蜒,遇墙贴壁而起,有丈高,透薄疑若人形,沿壁挪移。

60.阁道
胡姬舞毕率众伎退出,众女拾着舞落满地的珠翠,出至阁道,灯烛辉照里嬉嬉闹闹追逐着。
至转角暗处时,胡姬遭丈高人形扑来,罩住全身,一个大掌盖住鼻口窒息着,众伎骇呼惊逃。
正危急,隐娘至,朝人形吓一叱,就叱杀人形褪缩为小纸人飘萎于地。
隐娘蹲地,诊察着昏厥的胡姬。
田季安跃至,大喝一声,拔剑即斩向隐娘。
夏靖从侧腹杀来,与田季安夹击隐娘,两人对此必然来到的殊死战,赌了命拼搏。隐娘却只防守,不还击。
往来几回合,隐娘一出手打落夏靖武器。复一出手,弹开田季安的剑,匕首已抵在田季安喉上,目视着鼻血缓缓流出的田季安。
隐娘:胡姬有身孕。
语毕,匕首离喉。待田季安惊过神来,已不见隐娘踪影。
此时婢女围护住的胡姬,田季安过来一把抱起,往左厢内堂去。
夏靖捡起地上小纸人,端详着,若有所悟。

61.胡姬寝处
烛光下,琉璃屏风的寝榻上,胡姬醒来,伸手要抱,田季安几乎喜极而泣。
田季安:有身孕如何不说?
胡姬:不忍说……你人都在我这,我不能再要孩子,我……不忍心……舅舅告诫过我,不能主公也要,子嗣也要……我没听进耳,如此心绪不宁,招祸上身……
老婢引医师入室,看诊胡姬。
夏靖来,田季安出至屏风外,夏靖出示手中一片小纸人。
夏靖:这是刚才拾获的。
夏靖出示另一片小纸人,已发黄,有刀痕划破,递给田季安。
夏靖:这是我爹交给我的,当年先主公夜里突然薨,我爹在榻下发现这纸人。当时我爹疑心是道姑所为,明察暗访,一直到荆南一个道观里……
田季安比对着两片小纸人,冷笑起来。
夏靖:当时道姑斥责说,我们事天不事鬼,这种纸人妄识,邪道的把戏,只能对付虚弱不宁之人,识破了不值一文。道姑还说了,先主公自惊自疑,是给自己吓去的。我爹过世前,嘱咐我记得这件事。
田季安刷地起身,怒不可遏。

62.右厢内堂
田元氏居所烛火通明,女眷们获报,紧张着,惟田元氏虽受伤亦镇定如常,把三个孩子拢到跟前来。
田季安阴沉至,手中已握成绉团的纸人摔向田元氏。坐拥孩子们的田元氏,白着脸并无惧色。
田季安愤怒到极点拔剑向田元氏时,九岁的长子田怀谏,半步上前,挡在母亲和幼弟们前面,颤抖不已。
田季安嚎哮一声向画屏劈去,把画屏劈成两半……

63.右厢偏间
同时,中军往空空儿处围去,空空儿起身而出,一排弩箭射去,空空儿全身中满箭镞如刺猬,倏忽,却蝉脱壳般萎于地不见,惟一片纸人飘飘落下。

64.胡姬寝处
空空儿出现在胡姬寝处,如鬼魅般迅雷一击,斩向榻上的胡姬颈项,钪铛!胡姬颈上玉环断裂。空空儿失去踪迹。
胡姬起身,赫然竟是隐娘。
藏在屏风后的胡姬出现,煞白似鬼。
隐娘:空空儿一击不中,自惭羞愧而去!

65.道观
隐娘回到山中道观,道姑已经等她很久了。
隐娘跪匍于地,向师父行叩礼,三起三叩。这是谢罪,也是绝恩。
道姑在幽暗的厢房内注视着隐娘。
隐娘:死田季安,嗣子年幼,魏博必乱,弟子不杀。
冷寂如死,半晌,道姑深深一叹。
道姑:可惜了……
跪着的隐娘,低下眉目,承受了师父对她的裁判。
道姑:剑道无亲,不与圣人同忧。汝剑术已成,惟不能斩绝人伦之亲……你去吧。
隐娘一叩拜,起身退出,至门槛,转身下庭院,往道观外走去。
忽一下,落叶飒起,道姑在背后袭来。
隐娘本能反手,匕首一出不回身,与师父交手于瞬间。
瞬间过后,道姑收势站定。望着隐娘不回首地直走出道观去,悲与欣,大片殷红,在道姑白衣的襟前迅速渲染开来,像一枝艳放的牡丹。

66.使府·都事厅
数日间,藩镇与朝廷的均势起了变化。王承宗押下妹婿薛昌朝,此举激怒元和天子,欲出兵讨伐成德,将取道经过魏博。田季安召开会议。
某牙将:末将请缨,愿率五千兵,誓让朝廷兵跨不过黄河!
藩镇派的主战声,压倒了无声的朝廷派。惟有卢龙藩镇,派来的牙将谭忠,往见田季安。
谭忠:主公若与朝廷为敌,将朝廷兵歼灭于魏,则朝廷必全力动员兵马转向魏博。如今不如先借犒劳的名义,拖住朝廷讨伐军,而暗中与成德商议,由魏博出兵佯攻成德,成德佯陷一城给魏博,如此,既可保下成德免于战祸,又让主公博得效忠朝廷之名……
争辩声,游说声,都成了嗡嗡的背景声。田季安恍神着,思绪远远在别处—
十三年前的上巳日,河曲游宴,一树杏花,风吹雪般飞入飘开的帷帐,嘉诚公主华美如神明。还有绯衣的窈七,在秋千上,在碧天里,飞也似的掠……

67.山村
隐娘出现在桃花源般的山村。
远远在农舍坡地的负镜少年发现了,挥手跑下坡迎接隐娘。
长者:这倭国少年说,姑娘说了要护送他到新罗国,就会来送他的,真的就来了!
村中长者对采药老者说着笑起来。

68.郊野
秋水长天。
隐娘,采药老者和少年,三人同行。
前面就是津渡,水气凌空,苍茫烟波无尽。

—剧终—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爱剧本网-影视分享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dyjuben.com/classicscript/nie-yinniang-assassin.html

团长
关于
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,但是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。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